□金陵晚報記者 張華
  “就快到了,”燕子小黑夫妻相互鼓勵著,數千公里的長途旅行,身心早已疲憊,遠方屋檐下的家,是支撐它們前進的唯一動力,那裡是它們溫暖的家,是夫妻倆一口一口啄泥築成的愛巢。夫妻倆打算著,今年把房子再整一整,生四五個寶寶,讓它們健康快樂的成長。
  可小黑夫婦再也想不到,遠方的家中,此時已經住了新的主人,兩隻正在熱戀中的麻雀。早在1個月前,麻雀夫婦便銜來枯草、羽毛把房間裝修一新,躲在新房裡卿卿我我。“等到燕子回來時,爭鬥在所難免,”附近住戶武先生判斷。
  麻雀占了燕子的家
  前日清晨時分,鼓樓區煤炭港一棟三層的小樓的屋檐下,“啾唧”“嘰喳”發出一陣陣嘈雜的激烈叫聲,趕著夜路趕回來小黑夫婦,正站在屋檐邊的電線上,顯得非常憤怒。相隔僅2米的地方,它們朝思暮想的家門口站著兩隻同樣很是激動的麻雀。一場房屋之爭就此開始。
  身著黑色紳士燕尾服的燕子夫婦,每年都有出國留洋的機會,可謂是閱歷豐富,見多識廣的“海歸”一族,它們似乎想用良好的口才說服對方搬家。本地的麻雀似乎並不買賬。
  其實,雙方心中都很明白,這不單單是房子的問題,更關乎下一代的繁衍。太陽已經升得老高,僵持還在繼續,志在必得,互不相讓。
  從口水仗到大打出手
  小黑扇著翅膀,蠢蠢欲動,一場口水仗看樣子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事件開始悄然升級。從體型上看,小黑夫婦的身材修長,比圓滾滾的麻雀要大上一圈,高超的飛行技巧也遠不是麻雀所能比的。
  “奪回自己的家,”這是小黑夫婦心中唯一的想法,鼓足了勁,它倆大喊著,沖向守在窩邊的麻雀,如空中划過一道黑色的閃電。
  麻雀夫妻表現出相當強的戰鬥力,守在巢口,它們扇著翅膀,伸著頭,高聲叫著,用一切手段,抵擋小黑夫婦一輪輪攻擊。
  “閃電戰”並不像小黑想的那般簡單,麻雀夫妻的抵抗也出乎意料的頑強。七八輪攻擊下來,體力不支的小黑站在電線上,大口地喘著氣。旅途的疲憊,戰鬥耗費的體力,終於讓它沒了力氣,以逸待勞的麻雀此時卻還精神抖擻。
  小樓里藏了10多處燕巢
  在這處三層小樓的屋檐下,大大小小竟然密集著築有10多處燕巢,其中有三四處已經被麻雀占據。武先生介紹,這些燕子窩平時都閑置著,不少麻雀看上這免費的住房,紛紛搬了進來,用羽毛、枯草把窩重新裝修,便成了自己的小窩。
  記者發現,有的燕巢上大下小,呈碗狀,結構相對比較簡單。有的像蜂巢一般,築在屋檐角落,只留下一個出入的小洞口。“這裡不僅僅住著家燕,還有羽毛更加艷麗的金腰燕,每年燕子都會回來這裡繁衍後代,燕子和麻雀的戰鬥才剛剛開始,”武先生笑著說。
  ▲麻雀心安理得地占著燕巢。
  武家敏 攝
  ▲體力不支的燕子夫婦。
  金陵晚報記者 張華 攝  (原標題:一場“奪房之戰”在屋檐下上演)
創作者介紹

套房傢俱

vt87vtgr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