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
  “黑社會打架,你的爸爸媽媽跑去說話,最後一方被打死了,現在黑社會找了8個人來殺你全家。”
  5月7日,29歲的周單為了騙12歲的芹芹跟自己走,成為自己的女朋友,編造了上述故事。
  6月1日,經過南充市高坪警方多方努力,成功就出芹芹,事發3月有餘,9月17日,行騙者周單落網,目前,犯罪嫌疑人周單涉嫌拐騙兒童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12歲女孩消失不見放學途中遭遇拐騙
  5月8日,芹芹外公接到她的電話,此時,外孫女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回家,至於去向,芹芹只告訴他要外出打工,隨後掛掉了電話,芹芹的外公隨即向南充市高坪區會龍派出所報案。
  與此同時,芹芹的父母也接到女兒電話,稱其不想讀書了,要打工掙錢,在爸爸的追問下,芹芹說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鐵佛鎮。
  讓家人意外的是,就在家人再打電話過去時,芹芹電話已無人接聽。平日里學習成績優秀的孩子怎會突然厭學?原來,芹芹所說的話並非自己心中話,而是被一個29歲的男子周單操控著。
  5月6日,在營山縣打游戲賣裝備的周單到了會龍,在當地某網吧上網至次日下午2時,閑逛在一鄉村公路處,遇見了放學後獨自回家的芹芹,便上前搭訕:“我還沒女朋友,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周單說。
  為了順利帶走女孩,周單編造了一個“驚人故事”,他告訴芹芹,她的爸爸媽媽在一次黑社會打架過程中,跑過去說閑話,惹惱了其中一方,黑社會就請了8個人來殺她全家。周單聲稱自己是前來摸底的黑社會殺手之一,“我可以不殺你全家,但你需要跟我一起走,做我女朋友。”
  專坐黑車趕往內江途中無錢睡在花壇
  一個故事,12歲的幼女就跟著29歲男子離開了,為了不讓人註意,周單專挑小路行走,併在途中打電話聯繫“黑車”師傅,但是為了取得女孩兒的信任,他稱自己是打電話讓其他7個殺手不要殺害芹芹的家人。
  隨後,芹芹被安排在一間廢棄的破屋等待,而周單卻再次來到會龍鎮找黑車和買食物,因為身上錢不夠,黑車師傅只將二人送到了南充市嘉陵區,當晚,二人就在一個花壇上睡覺。
  5月8日,周單再次花費了600元和芹芹乘坐“黑車”到達了資中縣鐵佛鎮,而這裡,離周單的老家內江市觀英灘鎮僅5公里,二人便步行回到了家裡。
  晚上,他鋪床的同時,為了騙弄芹芹的家人,便讓其打電話給爸爸媽媽,但多次提醒不要告訴自己的地點等信息,然而,在爸爸的逼問下,芹芹說出了唯一有印象的鐵佛鎮,這也讓周單心裡充滿了憂慮,隨後便讓芹芹關掉了手機。
  二人“同居”睡一張床歸家3日遭遇警察
  雖然會有警察前來“救人”,在家居住的第一晚,周單還向芹芹開過玩笑,問她怕不怕晚上被欺負,而芹芹的回答則顯得很強硬,“你要是亂來,我就殺了你。”
  事實上,周單的擔憂很快被印證,5月10日,南充市高坪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打拐中隊組成的專案組趕到了周單叔叔家中,但其叔叔家人聲稱人沒有回來,警方多方尋找也未找到蹤跡,便撥打了周單的電話,周單電話中承諾將芹芹送在某地,會通知警方前去接人,實際上,周單很快將芹芹帶去了其他親戚家。
  之後又幾經波折,周單為了躲避家人和警察,他們住進了山洞和廢棄的房屋,幾日後,考慮到“女朋友”連日受累,周單便開始在當地尋找工作,想讓二人過上正常生活。
  6月1日,周單再次被警察打通了電話,無奈下,他將芹芹送在了某地的車站,讓警察和其家人前去接走了她。歷時20餘天的幼女被拐騙案終於有所突破。
  列為網上在逃人員警方日前抓獲嫌疑人
  芹芹被接回後,南充市高坪區警方組織了婦檢,讓所有人欣慰的是,芹芹並未遭遇性侵。
  據高坪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打拐中隊隊長周學良稱,6月初,他們將周單列為了網上在逃人員,經過3個多月的搜尋,9月17日,最終將其成功抓獲,此刻,他正以一個燒烤攤廚師生活著。周單向警方供述,他曾談過兩次戀愛,但均以失敗告終,所以產生了拐騙芹芹的想法。
  周單,小學未畢業,曾做過麵包店學徒、摩托車廠員工、音響廠員工、網絡游戲玩家和廚師,但每一個工作的時間都不超過兩年。
  目前,周單因涉嫌拐騙兒童被警方刑事拘留。(除民警外,其他人物均系化名)
  警方提示

  “失聯”多因輕信他人
  近日,大學生失聯的新聞層出不窮,大多數都遭遇不堪折磨,據周學良講述,在以往破獲的婦女兒童被拐案中,婦女或者幼女被性侵是常有的事,“芹芹算是幸運的了,但是時間久了仍然無法控制結果。”
  周學良提醒市民,要多告訴子女保護自己,拒絕與陌生人“坑蒙拐騙編故事的交流,偏遠地區或者路途較遠的,最好有人接送。實際上,特別是農村地區的學校,學校的教育,家長的重視和當地政府的重視,才能營造一個平安的環境。華西城市讀本記者 杜強
創作者介紹

套房傢俱

vt87vtgr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